〖Fantasy king 〗-无谓之后

喜欢方舟百合cp的文笔渣,仅此而已

自己的人设第三版/不能拿走的

不得不说画团子真的会上瘾,Fantasy king全员的团子

刺入心脏的爱

咳咳,额,还是改不了老毛病,于是决定今天现写一片刀子,感谢@鲨都抽不到的我 @阮拾歆(三党失联!) 的文梗

 

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1月1日,新年

——确认干员幽灵鲨患上刺猬症,病情出于稳定,但仍未找到病原和解决方法

 

1月15日上午10点

——观查到干员幽灵鲨体表正面漏出尖刺,行动受限,已不能继续参加作战

 

1月30日下午3点

——干员幽灵鲨腹部的椎刺逐渐变长,现已刺穿腹部服装,请求换特殊的病号服,有明显的咳血现象,初步推测刺倒长已经深入体内,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……

 

2月10日上午12点

——患者幽灵鲨出现大量吐血,普通病床已经无法让她安然躺下,必须转移特殊隔离,患者几次出现昏迷症状……医疗部已经…无能为力了

 

“这是……”

 

“幽灵鲨最近的病例”

 

罗德岛特殊隔离病房外的走廊上,凯尔希将一份病历交给准备强行进入病房的斯卡蒂,这两个月以来,两人并无见过任何一面,斯卡蒂几次去幽灵鲨的病房找她,但结果不是拒绝其进入病房就是强行进去之后找不到幽灵鲨,为此斯卡蒂察觉到情况不妙,于是在一番周折之后终于问出了幽灵鲨的位置,这造成罗德岛部分损失,不管是器械还是其他的

 

虽然出动过干员对斯卡蒂进行制止,但是最终失败,在冲往隔离室时,斯卡蒂在门口看见了特意站在那等她的凯尔希医生,本以为对方是来阻止自己的,只见凯尔希递给斯卡蒂一份文件,看完这份文件,虎鲸陷入了沉默

 

“这就是你要找的真相”

 

“为什么告诉我这个……”

 

“我不想让罗德岛因为这种事继续有所损失”

 

凯尔希冷漠看着拼命忍住泪水的虎鲸,从包里拿出一个磁卡丢给虎鲸,然后离开

 

“剩下的,你自己决定”

 

斯卡蒂看着文件和磁卡低首咬牙,心中充满了懊悔,愤怒,不甘,她明白这种症状,也知道解决方法,嗯,也只有她才明白的解决方法

 

沉默着,虎鲸一言不发地打开门,穿过仪器看见的是惨不忍睹的景象

 

幽灵鲨躺在床上,身体布满了白色的尖刺,除了头部,她身体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的,在她身旁放满了带血的绷带,宛如死去一般安详地躺在床上

 

斯卡蒂走到她的床边,注视对方苍白的脸,似乎是惊扰了她,幽灵鲨睁开血色的双眼,平静地看着斯卡蒂,开口第一句话并没有惊讶她的到来,只是用一种温柔淑女的语气自叹

 

 

“很抱歉让你看见我这副丑陋的模样,我不是被隔离的患者吗?那么您应该待在外面避免和我接触呢”

 

她微笑着,毫无恶意,斯卡蒂看她这样心里更是难受,幽灵鲨勉强坐起来,刺之间相互碰撞,使她连下床都显得如此困难,源石病促使幽灵鲨无数次忘却斯卡蒂,这次也不例外,但是,她爱着斯卡蒂的这一点无论怎么遗忘,都不会改变,虎鲸如此相信着,痛苦中挤出一丝微笑看着幽灵鲨

 

“我来接你出去的”

 

“我?可是医生说我生着病不能出去”

 

“嗯,但是……”

 

斯卡蒂上前伸手轻轻触碰着她的脸颊,挽起她的侧发,幽灵鲨注视斯卡蒂,看她那同自己一样的眼瞳,看她那如同繁星的发丝,心中突然涌上一个自己曾不想忘记的名字,她想在脑海中抓住那个名字,想喊出来

 

“斯……卡蒂…?”

 

轻柔断续的几个字,重新点亮了虎鲸心中的希望,她没忘记,她还爱着自己!

 

虎鲸松下一口气,感动的情感盛满了空虚的内心,开口如此欢欣着

 

“嗯,是我,你想起来了?”

 

“隐隐约约中,我好像见过你,不……我很重视你”

 

两人双双对视,脸上的微笑伴随泪水涌现,她们想永远停滞在这一刻,斯卡蒂抹去幽灵鲨的泪水,带有些许不明显的哭腔说着

 

“我答应你,一定带你出去”

 

接着缓缓低下头吻了对方,真心而苦涩的吻,在那一瞬间,幽灵鲨感觉得到斯卡蒂用力抱住了自己,两人的身体俯贴着,随着一声呜咽,回过神来幽灵鲨视线里所显的,是自己身上的刺刺穿斯卡蒂的景象……

 

“诶…”

 

幽灵鲨突然一愣,颤抖着手指看那从刺尖滴落下的血,斯卡蒂的血,对方的头搭在幽灵鲨肩上,即使不用去看也能感受到斯卡蒂现在的样子,心脏被刺穿,用着最后的一点点力气抱住幽灵鲨不让她挣扎开,幽灵鲨拼命推着斯卡蒂的肩膀,想让她从自己身上离开,但是做不到,她带着恳求的哭腔让斯卡蒂离开,紧抓她背后的衣服哭诉着

 

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

“因为…比起我,更想让我爱的人活下去……咳,抱歉……让你…一个人承受……这种痛苦…但是,现在…没事了……”

 

此话一落,周围便陷入了沉寂,血随着斯卡蒂的口中滑过幽灵鲨的衣服流淌在床上,背上滴下的血,在地上已划下一条弯曲的血河

 

鲸落……

 

随着血的沾染,幽灵鲨身上的刺开始脱落,斯卡蒂的尸体掉下床,身上插满了染血的白刺,她的帽子落下,能看见的,是她脸上凝固的微笑

 

在这之后,罗德岛的医疗干员们听见里面一阵惨哭,急忙赶往病房,看到的第一眼,是幽灵鲨抱着斯卡蒂的尸体哭泣,那哭声,悲伤到让所有干员沉默……

 

『2月14日 情人节

——干员幽灵鲨体表椎刺全然脱落,并无复发现象,已确认痊愈,目前昏迷不醒,确认病因是由于过大的精神崩溃导致』

〖2月14日情人节,干员斯卡蒂,确认死亡〗

 

“希望你有个好梦,幽灵鲨……”

————博士

 

在这之后,过了一段时间……

 

『2月28日

——幽灵鲨苏醒,因为源石病的影响,导致她忘记了一些事情,其余没有异常』

————凯尔希